Sep 24

赤足游人叶茂枝:中国指掌拳书法作品的魅力

作者: 如果爱 iflove.com 艺术传奇

iflove. com看望赤足游仙叶茂枝胡文富向您展示指掌拳书法作品的魅力。赤脚游人叶茂枝指、掌、拳三艺精纯,字体架构沉稳而飘逸,形体天然流畅,有长剑挥舞之锋锐,有大树撑天之耿介,有虎啸豹跃之威猛,有水流下滩之自然。叶老先生自认是几十年艰难窘境,是一生中纷繁杂乱的生活经历教训了他, 使他“得天独厚”,不仅“天地山川融于指掌之下” ,而且“嘻笑怒骂亦成书法”。

 

承接上文:叶茂枝指掌拳书法作品介绍赤脚游仙叶茂枝练就中国一绝

 

指掌拳书法:指掌拳书法产生于唐朝,后逐渐失传。该书法强调指、掌、拳三者的有机配合,三艺精纯,字体架构沉稳而飘逸,形体天然流畅,有长剑挥舞之锋锐,有大树撑天之耿介,有虎啸豹跃之威猛,有水流下滩之自然。

 

如今,在书法家叶茂枝胡文富的努力下,指掌拳书法得以重生。叶茂枝历经七十余年艰辛,练就一手指、掌、拳书法绝技,篆刻、水墨画、吟诗题对也别具一格。为弘扬民族文化,赤脚走遍大江南北二十几个省市,到处都留下了奇异的诗书墨宝。中央电视台以中国一绝专题报导。(详见《中国指掌拳书法》。该书涉及指掌拳书法作品、书法活动掠影、指掌拳书法的方法技巧。另外可参考《中国指掌拳书法重庆墨人胡文富专辑》、《重庆墨人胡文富专辑 - 中国指掌拳书法》)

 

赤足游人叶茂枝:指掌拳书法作品带给我的震撼:幼年时,在小县城破败的土地庙前,我常常见到一位黑发短髭的老道人:握一根铁梨木拐杖,杖头上悬一根丝绳,绳上栓些红辣椒、干柿饼、黑泥枣,以及一些形状各异的药草。他盘腿席地而坐,一小块白色大理石搁在双膝上。他翻转土碗,在碗底磨出浓黑的墨汁,然后,舒指沾墨,在石板上画出桃花、梅花、白兔、仙鹤以及苍松、翠竹等活灵活现的水墨画。老道士宽袖一展,揩去图画,又侧掌运指,长指甲勾墨,指甲下流出一首古诗:字迹潇洒流畅,宛若蛇行龙游,一个个墨迹淋沥、饱满酣畅,至今还深深嵌印在我脑海之中。

 

几十年过去了。几十年光阴一瞬既逝。在那些稀里糊涂、忧比喜多的岁月里,我们这一辈人刹时间步入中年。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老道,也没有去留心那些云游四方、赊卖字画者。

 

这些年,许多失去踪迹的事物,一件件又冒了出来:安宁萧索的小街,被七十二行塞满,熙熙攘攘、兴旺昌盛。卖字卖画者,在交通护栏边,在马路树荫脚,在昏黄街灯下,用巩丽的俏脸、蒙着黑眼罩的佐罗,或者沾花拂柳的宝、黛等等,装点着热闹。围而观者不少,但解囊购物者却寥寥。有人说,真有本领的,已被文联、协会所网罗,三流四流已藏迹于机关单位,都有“皇粮”可吃。流落街头者,至少已近末流,所以不为世人瞩目。

 

那天,一位老者,拎个黄褐色粗藤包,赤一双粗糙干裂的脚,踏着泥泞,来到街边。他铺开洁白的宣纸,用手掌,用拳头,蘸墨疾书。那墨透纸背的风骨,那行云流水的笔触,刹时间吸引了路人。人们驻足街头,围上这位身材短小、相貌平凡的老人。在条幅未端,老人双手用力压一方石印,盖下一个落款:一支红色缕空的脚掌。他指尖飘动,长指甲下留出一行题字:“赤脚游人叶茂枝”。 对于“叶茂枝”这个名字,人们晃眼即过,随风而逝,大家记下的,只是那双赤足——以及条幅上缕空的足掌印迹。

 

 赤足游人”的书法条幅,只要出现街头,霎时间便一售而空。无论写下了多少,无论写什么内容,也无论索要多少价钱。

 

中华民族是一个奇特的民族,只要政治上压力减轻,经济上稍有富裕,都喜欢附弄风雅,卖点书画装祯房屋,以示“文明”。平头百姓没有专家们那样苛刻,他们不屑于讲究书法上的那些门门道道,只要看着顺眼,望见“舒服”,能给并非富足的家庭增添文雅的情调,他们就肯花钱,即使多消化几文,也愿买下这条幅。并乐滋滋地对孩子说:“这是书法家的,精奥奇妙的字,你们要好生学习!”

(详见《如果爱网站www. iflove. com

这位叶茂枝老先生,实实在在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乡下老汉。

 

据知情者介绍:他从山野来,社会名流不屑一顾,省内省外,没有名望,也不为书法界所肯定和瞩目。他只是一个四方飘流的老人,一位平凡的身材矮小的老者。 他住在贵州省的一个贫困偏僻的县城——丹寨。那里除了出产稀有金属:汞,被一些人了解,便别无藏物。他早年在汞矿当工人,时常为工会写些开会用的标语、口号之类,人们说他有点文化水平,亦仅此而已。 他没有受过系统教育,更没有更高深的文化修养。他,四岁丧父, 家境凄凉:八岁便上山打柴,担负起生活的重担。他零星地识几个字,从小喜欢写写画画。是山间的小溪哺养了他,是荒郊的风雨滋润了他,是沟壑中的草木虫鱼陶冶了他的灵性。在青石板上蘸水练字, 在细沙滩上运指刻划,在故乡的黄泥巴中抠写出刚劲有力、奇诡而天然的字形。他那点‘书法’,几十年中,就这样磨练而成。他从来没有想过,也没有机会让自己的指书去报刊上发表。汞矿当工人,为衣食而劳苦,为领导指示而抄录缮写。在那场人为的浩劫中,为这手字,他差一点受皮肉之灾!

 

一九八六年,六十多岁的他,己到了退休年纪。那个时候,书法艺术在民间鹊起,颇有燎原之势。叶茂枝一辈子热爱书法,却终生侷促山间。他向往着大千世界,山川河流,他渴望广交朋友, 切磋技艺。 希望退休后去四方遨游。 然而,囊空如洗,他空有满怀热望,却无以成行。

 

那一年,老伴病重,他由县里送她去黔东南自治州所在地——凯里市去治疗。钱用完了,告贷无门,他苦恼万分。经过文具店门口,他硬着头皮为购买纸张的人献上一幅指书,希望善心人给苦难者一点帮助,殊不知惊讶四座,人们纷纷解囊索要。这一次硬着头皮,撞开了他新生活的大门,撞开了他的地摊生涯——他的指书,被平头百姓肯定了价值,被街头鉴赏家们所赞许。

 

于是,拎着黄褐色粗藤包,迈开自幼不喜欢穿鞋的一双赤脚,他走向贵阳、走向昆明、走向长沙、走向柳州、桂林……,. 他走向南海之滨的珠海,走向长江之腹的黄鹤楼,走向繁华锦绣的苏杭,走向风雪迷濛的长安街头。

 

在北京某处,他拎着藤包,跟着排队的人流缓缓而进,在这零下十几度,北风刺骨的时候,他那双老茧斑驳、干燥粗裂的赤脚被别人怜惜且称奇。一位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发现了他,和他攀谈起来。后来,他为叶老制作了几十分钟的专题片,在电视上介绍他的指书。

 

在北京街头,经常有买画者给他送鞋。他们既惊奇、又可怜叶老那一双粗糙的赤足。以为南方气候温暖,尚可忍耐,北方寒冷,老人绝对受不了。殊不知叶老多年练就一双赤足,一双铁足,并非穷困所致。

 

十多年来,他云游四方,浪迹天涯,他的足迹印遍大江南北,长城内外。他为喜欢他书法的中外人士,写下数万幅墨字。他但凭人们之所需,不考虑索要者身份,无论相识与否,无论贵贱贤愚,更不论地位高低,凡喜欢者,一并赠与。在街头,他偶然也碰到外国朋友,凡索要者,他即慨然动手运墨。他把:“海阔任鱼跃,天高人鸟飞”写给美国文学博士苏珊女士。他将“无为”两字书赠西德女作家丁柯利。卢森堡国家领导人佛朗克先生对他的指书赞不绝口,他挥拳草书“卢中友好”的大字横幅以赠。佛朗克先生高兴万分,取出他当年与毛主席合影照片,签名回赠。

 

重庆、长沙、桂林、贵阳……各地方报纸,都在他出现当地街头时,在头版上刊登他的奇字奇事,有的还专门配发照片说明。除中央电视台外,一些地方电视台,也播放有关他的新闻。南海之滨的某电视台,还专门请他走进演播室,制作了人物专题片。他渐渐小有名气了,书法界却很不屑于他,在某书法专业杂志中,出现评介他的文字,给一点肯定,给九点蔑视,说缺乏大家功底,蒙混外行云云…… 但一些名胜古迹处,却偏偏要收藏他的书法。贵阳黔灵山上的古刹宏福寺、,南明河上标志性的建筑甲秀楼,昆明大观楼、武昌黄鹤楼、南京大☆ 楼、苏州虎丘等处,都收受了他的墨迹。贵州省博物馆收藏他的一副拳书对联,写的是: “藏古今绝艺 聚天地精华” 。这固然是对博物馆工作的写照,也是赤脚游人自己对书法艺术成就的追求。

 

中国的书法艺术,是华夏文化奇特的瑰宝,它之所以能流传千古,留传后世,能为一代又一代人所陶醉,是因为在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艺术史上, 它独树一帜,用特殊的视觉形象,表达美的观念意识。它仅用方寸方尺之地,显万千气象,融汇诗之志、画之意、舞之魂、乐之情。通过简单的一点一划,看似抽象而又实在的间架构造,体现单纯、直白、却又复杂而内涵深厚的思想感情

(来源:美人计www. MeiRenJi. com

指掌拳书法:赤脚游人叶茂枝指、掌、拳三艺精纯,字体架构沉稳而飘逸,形体天然流畅,有长剑挥舞之锋锐,有大树撑天之耿介,有虎啸豹跃之威猛,有水流下滩之自然。叶老先生自认是几十年艰难窘境,是一生中纷繁杂乱的生活经历教训了他, 使他“得天独厚”,不仅“天地山川融于指掌之下” ,而且“嘻笑怒骂亦成书法”。他亦庄亦谐地说:“我这几个字,是上山砍柴捡回来的败叶枯枝而已。被人骂穷,靠打短工糊口,山野之人,哪懂书法艺术?”他说:“大学生可以‘留学’,我呢,只是‘流浪’……”“ 我走过的山山水水,涌进我胸怀……人间的各种苦难艰辛……内心强烈地逼迫着,巨大的魔力般的情感,不由自主,使我扔掉毛笔,用手直接写字以直抒胸意;再不行,用掌、用拳头来写。这样,才发泄出力的速度、深度与厚重!”——以上是赤脚游人在复旦大学讲学时率性而发的感触—— 一个摆地摊卖字的老人,有幸登上高等学府授课,这本身也是奇迹。若非真有那么几“刷子”,何至于此?     由此可见,未登门入室、难上大雅之堂、空落于四方的平凡百姓中,未必没有多才多艺、旷古绝今的才子。   

 

叶茂枝老先生为贵州省博物馆还留下了一幅指书——“为天下读书人别开生面,  给中国有志者再鼓雄风。” 不知此联何人所撰,读那意思,分明是赞赏赤脚游人崛起于草莽、倨傲于江湖之难得。

 

叶茂枝从深山沟壑里走来,带着自然与古朴、带着泥土的芳馨。他从树藤的错杂曲折悟出书写神韵,他从泥石的尖锐硬重中领会运笔的坚韧。他学诸书家之长,自成一体。指书苍朴自然,遒劲潇洒;掌书、拳书骨节棱棱,气势非凡,怪味突出。

 

湖南省邵东县魏家桥乡候家塘村退休老医师张学易老人七十寿辰时,叶茂枝书联云:“业精术亦精、名士名医无二致;人好诗亦好,人品诗品重一时。”联语切合其人,字迹龙飞凤舞,博得满堂喝彩。以其联反观赤脚游人之人品、“字品”,亦能“重一时”矣!

 

他为贵阳市残疾人基金会义卖书法,挽着裤管,迈着赤脚,拎着藤包,头顶烈日,四处献字,几天写下百余幅,常常一蹲几个小时。双手沾墨,水也难饮一口,所获不仅不取分文,连自己炊食也自个儿报销。原定去首都的计划也被迫推迟了。这样的老人,凡当时参与其事者,无不肃然起敬。

 

我与叶茂枝老人相交很薄,只是在客车站附近的简陋木板房旅舍拜访他两次,仔细观察过他矮瘦却还结实硬朗的身板儿。听友人介绍他的生平与业绩,我为之唏嘘,为之庆幸。联想到自己一生的挫折和艰辛,他到编辑室为我送资料时,便请他为我写了两张条幅:一为曹孟德句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”一为传说中清代文人周渔璜《不通》诗起头那行:“谁把长杆杖碧流”。左不过感慨自己之不遇而已!

 

叶茂枝老先生卖字时,应邀而书,钱之多少,卖者自付,从不讨价还价。这种风格,不仅使我想起幼年时我常见到的那个老道:他不是赊卖字画者,拐杖上挂的药草,是为人消灾治病。他治病是不屑于收受医资的——多少随人,不给亦可。叶茂枝老人秉承了这种风尚,真可谓渊源流长,如出一辙,怎么能一言以概之中国人都失去传统美德了呢?(详见《如果爱》网站:www. iflove. com

 

去年上半年,还在某书法网上见过展出的叶老的几幅字。后来不知何故,那网页再展不开了。叶老己八十多了吧?不知还在飘流否?前几年拿去此文说要为他的作品专集做序文,我说等再改动一下,他也等不及。现文己改定,却不知其音讯,想必身板儿还很硬朗吧。世事难测,但愿你那双赤足仍能经得住风寒和石棱的刺击。

如果您对指掌拳书法感兴趣,如果你对这位书法家感兴趣,就请阅读其生平简介和个人经历。敬请阅读下文:    

赤足游人叶茂枝:指掌拳书法作品带给我的震撼

胡文富大力发扬指掌拳书法:《重庆墨人胡文富专辑-中国指掌拳书法》

指掌拳书书法家:胡文富个人简介及其书法作品《重庆墨人胡文富专辑》

叶茂枝指掌拳书法作品介绍赤脚游仙叶茂枝练就中国一绝

 

iflove. com看望赤足游仙叶茂枝,向您展示指掌拳书法作品的魅力:赤脚游人叶茂枝指、掌、拳三艺精纯,字体架构沉稳而飘逸,形体天然流畅,有长剑挥舞之锋锐,有大树撑天之耿介,有虎啸豹跃之威猛,有水流下滩之自然。叶老先生自认是几十年艰难窘境,是一生中纷繁杂乱的生活经历教训了他, 使他“得天独厚”,不仅“天地山川融于指掌之下” ,而且“嘻笑怒骂亦成书法”。

【如果爱 iflove.com】精彩美文



3条评论 :)好不容易来一趟,不想说点什么吗?现在就说»

  1. 小叶
    #1

    要说书法艺术理论,太传统,也太复杂,能写出让人眼前一亮,愉悦味足的作品,我觉得就很不错了.在这里,我佩服叶老自成风格,敢于独创的精神,也深深为他的去世(2006年1月去世)深感惋惜.

    [回复我哦:可怜可怜我吧,不要不理我呀,我等你回复呢!快回复我嘛]

  2. 无用
    #2

    挽叶茂枝

    挽袖龙飞凤舞
    叶落悲秋指书
    茂然苍野劲草
    枝下空印赤足
    —————-见他20年前了。据上面网友小叶留言中叶老过世消息而作。

    [回复我哦:可怜可怜我吧,不要不理我呀,我等你回复呢!快回复我嘛]

  3. 小妹
    #3

    看了你对叶老作的诗,你应该与叶老是老交情了吧,诗是有感而发,我是叶老家的孙,有是请加我QQ652163012

    [回复我哦:可怜可怜我吧,不要不理我呀,我等你回复呢!快回复我嘛]

订阅你的如果 | 阅读爱情秘籍
您还可以谈情说爱,或者返回如果爱: iflove.com

发表评论





IF Love 如果爱,就大胆地爱:iflov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