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 23

邻家女孩在北京:人生感悟vs精神鸦片

作者: 如果爱 iflove.com 如果爱文学

身心成长在北京:人生感悟两年前,自我解嘲在今朝。这是陈家伟同学两年前写的一篇文章。现在看起来,呵呵,是不是有点幼稚呢?清纯女孩?邻家女孩?精神鸦片?Geistiges Opium? 改变人生?如今这些字眼依然对我是个谜,一个永远也难以解开的谜团。然而,这个社会再也不需要清纯,即使需要也为时已晚。这是因为,清纯早已伴随着我曾经的梦想,埋葬在天山之巅。这个物欲横流,尔虞我诈的虚伪社会,让我心碎让我伤悲。如果爱www.iflove.com精彩巨献《邻家女孩在北京:人生感悟v.s.精神鸦片》,刻骨铭心不容错过!敬请关注!Coming up next, Feeling Geistiges Opium?

北京邻家女孩赵竞图片

北京邻家女孩赵竞图片

This is an article on Comprehension, Feeling, Edward Chen, Sentimentality, Clean, Boy, Ktv, Girl, Peking University. English Title: Feeling Geistiges Opium?

秋风送爽,地上落叶片片。人们都说这是个收获的季节。在我的概念里,收获的季节应该是黄金色的,或者说是像黄金色般美好。

此时此刻,我无法用某个词语形容我的心情。虽然我是个多愁善感男孩,但我已不能用心来衡量我所走过的路和我即将走上的路。

我的心里十分清楚,当务之急乃是三重任务。其一,我应以最快速度完成我的第一部创作,速度越快越好。为避免夜长梦多,这是重中之重的任务。世界千变万化,无奇不有,随时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件,或面临突发事件。而且,近来我一直忙于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心情,而把第一部作品的创作一拖再拖,实不明智。随着年龄的增大,已经出现的情况是时不我待。因此,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第一部作品的创作已经刻不容缓。抓紧时间,全面进入创作状态,乃是我要做和必须做的第一件生死攸关之大事。必须时时警醒。第二件重中之重的任务,必须尽快考取并攻读北京大学的研究生。随着年岁一天天增大,我已经心急入焚,但我必须拿出勇气来完成这个使命,越快越好。我发誓,必须在近两年之内完成这个人生之首要任务。其三,也是最令我感到痛心和可悲的,您或许猜对了,是关于我的工作。到底是先工作还是先考上北京大学研究生,我一直拿不定主意。如今看来,二者同样重要,不存在先后的问题。研究生要读,工作要找,必须同时进行,越快越好。事关生死存亡,必须时时牢记在心。

倘若不是肩负的伟大使命,倘若不是我的责任感,倘若不是我对北京的热爱,恐怕Edward已经不存于人世。

昨天下午下班后,Vinson(陈家平,男孩英文名字,我以前的一个同事,并不是我们家族的)和小朱在公司里用电脑放起了音乐。这些音乐是我以前从未听过的,也是我不愿意听到的,更是我不想听到的。我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,即:不堪入耳。再用一个词语来形容,也就是我在他们面前说的:精神鸦片(Geistiges Opium)。

我告诉他们,我的意志十分坚强,无论他们怎么灌输,也无济于事。可我的老哥Vinson就是不信,他说一定要改变我不可。

后来,我实在听不下去了。我来到公司投影室,随便拿起杂志翻了翻。他们一直呼我的英文名,我装作没听见,不想答应。老哥来到投影室找到我,问我是不是被腐蚀了。我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,我的意志力十分坚定,道德观念特别强。他说他知道。但同时他又开玩笑说:“你别瞒了,你也不要不承认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
“你非得让我说出来吗?”
“我不明白。”
“你说你出家,你能骗得了谁?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你不要不承认,我早已经知道了。”

其实,我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他要说什么,但我不想把话说明,因为我知道他是胡猜乱推的,再说他要说的根本就不存在。他要说的是,我与Jane好像有那种关系。然而事实上,那是根本不存在的。
“老哥,你别来笑话我。您知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

我告诉他,我今年才20岁,这样的是在我身上怎么可能发生呢?我还告诉他,我要找就一定要找一个比我年龄小的女孩,一定非常清纯,至少比我小3-4岁,应该正在上学。
“现在,我真想上学。”

“是吗?可是年龄大的有经验,而且可以教你。”
“不,我只想要年龄小的,天真无邪,正如同我本人一样。”

接着,老哥又问了我一句。
“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吗?”

天啦!他怎么可以问我这句话。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问起我这句话。
“不,我觉得我挺开心的。至少我是个正人君子。”
“别欺骗自己了,那是不可能的。您知道你现在为什么连动作都舒展不开吗?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你需要一个女人。”

然后,他又说:

“为了彻底改变你,我应该带你去歌厅(一定是陶醉在北京歌厅舞曲吧www.ruguoai.com)。”
这话碰巧被走过来的Jane(赵竞,女孩英文名字,我第一份工作时的一个同事,曾经跟她有过朦胧的感情)听见了。Jane说:
“你怎么可以带Edward去歌厅呢?那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”

Jane走后,老哥和小朱继续“教育”我。

“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?是个男人就要放得开。”小朱说。

这天晚上,我想了很多。我知道,我与Jane(赵竞,英文女孩名字,我第一份工作时的一个同事,曾经跟她有过朦胧的感情)肯定是不可能的。这不仅是天下人不愿意看到的,是我的父母所不愿意看到的,更是我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。我知道我现在非常清纯,或许是世界上最为清纯的了。Jane(赵静,我第一份工作时的一个同事,曾经跟她有过朦胧的感情)以前是什么样子,我不敢去想,也不愿意去想。因为我与她本身就已经不可能。同时,我也不想伤害她,因为那也不是我所想看到的。且不管她以前如何,毕竟现在她是无辜的,对吧?

天啦!或许是因为我的要求太高吧!

接着,我又想,现在我是世界上最为清纯的男孩子了,竟然连“一次”都没有,我是不是能够找到一如我这样清纯的女孩子呢?我不敢想。

人生感悟两年前,自我解嘲在今朝。清纯女生?邻家女孩?精神鸦片?改变人生?一个永远也难以解开的谜团。社会再也不需要清纯,即使需要也为时已晚。清纯早已伴随着我曾经的梦想,埋葬在天山之巅。如果爱www.iflove.com精彩巨献《邻家女孩在北京:人生感悟v.s.精神鸦片》,刻骨铭心不容错过!敬请关注!Coming up next, Feeling Geistiges Opium?

整个世界变化太快,开放太快。
开放!开放!开放!

整个世界都是这一个声音。可思想开放到令人咋舌的程度。

我该怎么办呢?

一直以来,特别是找到工作以后,我一直想从头开始,哪怕是从零开始,抑或是从刚出生时开始。我竭力忘掉一切的痛苦和忧伤。甚至,我把自己当成一个刚刚学步、伊伊学语的小孩。因此,我要学的东西很多:首先,我要学会说话。不知道我这三个月在这家公司对说话的学习进展如何。其次,我还要学会如何与人相处。目前,是有人帮我,有人不帮我。帮我的人一定是我的好朋友;不帮助我的人虽不至于害我,但却伤透了我的心,就象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,抑或在我原有的伤口上在给一刀。我不想怪他们,也不愿意怪他们。

我知道我的心理目前还很脆弱,容不得半点碰撞和敲打,否则“一敲即碎”。因此,我必须小心呵护。我知道,我的心理一如我的生命。心理崩溃,生命之灯就会熄灭。这决非Edward所为,也非Edward所想。

晚上,我、老哥(陈家平,我以前的一个同事,并不是我们家族的)和小朱三人前往饭店。我平时很少喝酒,即使是啤酒,也很少沾。不过这回,我却喝了一瓶。虽然老哥他们已把我看得很透彻,可我已不在隐瞒什么。毕竟我很清纯,想说什么由他们去说好了。除此之外,我能怎么做呢?(如果爱www.iflove.com网站原创首发,陈家伟亲自撰稿,转载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)

【如果爱 iflove.com】精彩美文



1条评论 :)好不容易来一趟,不想说点什么吗?现在就说»

  1. 龙凤双胞胎
    #1

    两年前那么清纯,现在这么放荡!

   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呢!作者的变化可真是大呀!呵呵!

    [回复我哦:可怜可怜我吧,不要不理我呀,我等你回复呢!快回复我嘛]

订阅你的如果 | 阅读爱情秘籍
您还可以谈情说爱,或者返回如果爱: iflove.com

发表评论





IF Love 如果爱,就大胆地爱:iflove.com